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草的博客

不是生来偏爱兰,缘于神姿自天然。心逐碧草摇清风,嗅得幽香沁心田。

 
 
 

日志

 
 

笺注茗柯词  

2017-02-24 08:06:52|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笺注茗柯词

 

張惠言(1761~1802)清代詞人。原名一鳴,字臯文,武進(今江蘇常州)人。嘉慶四年(1799)進士,改庶吉士,授翰林院編修。有《茗柯詞》1卷。存詞46首。
相見歡
年年負卻花期!過春時,只合安排愁緒送春歸。  梅花雪,梨花月,總相思。自是春來不覺去偏知。
花期:植物開花的時期。五代?和凝《小重山》“管絃分響亮,探花期。”
風流子 出關見桃花
海風吹瘦骨,單衣冷、四月出榆關。看地盡塞垣,驚沙北走;山侵溟渤,疊障東還。人何在?柳柔搖不定,草短綠應難。一樹桃花,向人獨笑;頹垣短短,曲水灣灣。  東風知多少?帝城三月暮,芳思都刪。不爲尋春較遠,辜負春闌。念玉容寂寞,更無人處,經他風雨,能幾多番?欲附西來驿使,寄與春看。
出關:指出山海關。
瘦骨:唐?陸龜蒙《記事》“瘦骨倍加寒,徒爲厚繒纊。”瘦弱的身軀。
單衣:朝服。《晉書?簡文帝紀》“奉迎帝於會稽邸,於朝堂變服,著平巾幘、單衣。”《資治通鑒?晉簡文帝鹹安元年》引此文,胡三省注“單衣,江左諸人所以見尊者之服,所謂巾褠也。”《宋書?禮志五》“諸受朝服,單衣七丈二尺。亦爲吊服或士大夫之便服。”參閱《宋書?禮志五》。
榆關:北方邊塞也。南齊?謝朓《雩祭歌?白帝歌》“嘉樹離披,榆關命賓鳥;夜月如霜,金風方嫋嫋。”宋?張世南《遊宦紀聞》卷八“又賦《雨中花》一闋云‘榆關萬里,一去飄然,片雲甚處神州?’”
塞垣:北方邊境地帶。五代?韋莊《送人遊并汾》“風雨蕭蕭欲暮秋,獨攜孤劍塞垣遊。”宋?張元幹《石州慢?己酉秋吳興舟中作》“兩宮何處?塞垣祗隔長江,唾壺空擊悲歌缺。”
驚沙:狂風吹動的沙礫。宋?鮑照《蕪城賦》“稜稜霜氣,蔌蔌風威。孤蓬自振,驚砂坐飛。”唐?李華《吊古戰場文》“利鏃穿骨,驚沙入面。”
溟渤:溟海和渤海。宋?鮑照《代君子有所思》“築山擬蓬壺,穿池類溟渤。”
疊障:重叠的山峰。隋?薛道衡《豫章行》“前瞻疊障千重阻,卻帶驚湍萬里流。”
頽垣:坍塌的牆。宋武帝《登作樂山》“壤草淩故國,拱木秀頽垣。”宋?蘇轼《濠州七絕?四望亭》“頽垣破礎沒紫荊,故老猶言短李亭。”
帝城:京都,皇城。這裏是指瀋陽。
玉容:指桃花。
附:嘱咐。
驿使:傳遞書信的人。唐?杜甫《黃草》“秦中驛使無消息,蜀道兵戈有是非。”
水調歌頭(春日賦示楊生子掞)
東風無一事,妝出萬重花。閒來閱遍花影,唯有月鈎斜。我有江南鐵笛,要倚一枝香雪,吹徹玉城霞。清影渺難即,飛絮滿天涯。  飄然去,吾與汝,泛雲槎。東皇一笑相語:芳意落誰家?難道春花開落,更是春風來去,便了卻韶華?花外春來路,芳草不曾遮。
子掞:楊子掞,張惠言弟子。《茗柯文?外編》卷上曾收有代他人所作的《贈楊子掞序》一文,此文開端就說:“某曩在京師,與子掞共學於張先生”。
月鈎:月頭或月尾時的蛾眉月。其狀似鈎,故稱。宋?周必大《入直召對選德殿賜茶而退》“歸到玉堂清不寐,月鈎初上紫薇花。”
鐵笛:謂隱者、高士所吹之笛,此自喻為高士。宋?朱熹《武夷精舍雜詠?鐵笛亭序》“﹝武夷山中之隱者劉君﹞善吹鐵笛,有穿雲裂石之聲。”
香雪:梅花。舊時隱者好種梅花。清?余懷《板橋雜記?麗品》“軒左種老梅一樹,花時香雪霏拂幾榻。”
玉城:玉砌的城。宋?晏殊《秋蕊香》“向曉雪花呈瑞,飛徧玉城瑤砌。”
雲槎:竹木紮成的排或竹木紮成的筏。傳說中天河與大海相通,浮槎即往返於海上與天河之間的木筏或竹排,後也稱“靈槎”。
東皇:司春之神。宋?姜夔《卜算子?梅花八詠》“長信昨來看,憶共東皇醉。此樹婆娑一惘然,苔蘚生春意。”

百年復幾許,慷慨一何多。子當爲我擊築,我爲子高歌。招手海邊鷗鳥,看我胸中雲夢,蒂芥近如何?楚越等閒耳,肝膽有風波。  生平事,天付與,且婆娑。幾人塵外相視,一笑醉顔酡。看到浮雲過了,又恐堂堂歲月,一擲去如梭。勸子且秉燭,爲駐好春過。
擊築:荊軻至易水之上,高漸離擊築,荊軻和而歌,爲變徵之聲,士皆垂淚涕泣。
雲夢:楚地。唐?陸龜蒙《慶封宅古井行》“一朝雲夢圍兵至,胸陷鋒鋩腦塗地。”
蒂芥:不快。
秉燭:持燭以照明。唐?孟浩然《春初漢中漾舟》“良會難再逢,日入須秉燭。”

疏簾卷春曉,蝴蝶忽飛來。遊絲飛絮無緒,亂點碧雲釵。腸斷江南春思,粘著天涯殘夢,剩有首重回。銀蒜且深押,疏影任徘徊。  羅帷卷,明月入,似人開。一尊屬月起舞,流影入誰懷?迎得一鉤月到,送得三更月去,鶯燕不相猜。但莫憑闌久,重露濕蒼苔。
碧雲釵:像碧雲的綠釵。
銀蒜:銀質蒜頭形簾墜,乃古代用以押簾之物,銀蒜,其形如蒜,故曰“銀蒜”。宋?蔣捷《白苧》“瓊苞未剖,早是東風作惡。旋安排、一雙銀蒜鎮羅幕。”
一尊屬月起舞,流影入誰懷:宋?蘇軾《水調歌頭》“起舞弄清影。”屬月,唐?李白《月下獨酌》“舉杯邀明月。”

今日非咋日,明日復何如?朅來真悔何事,不讀十年書。為問東風吹老,幾度楓江蘭徑,千里轉平蕪。寂寞斜陽外,渺渺正愁予!  千古意,君知否?只斯須。名山料理身後,也算古人愚。一夜庭前綠遍,三月雨中紅透,天地入吾廬。容易眾芳歇,莫聽子規呼。
今日非咋日,明日復何如:明?文嘉《明日歌》“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
朅來:或去來,或爾來。
幾度楓江蘭徑:《楚辭?招魂》“朱明承夜兮時不可以淹,臯蘭被徑兮斯路漸。湛湛江水兮上有楓,目極千里兮傷春心!”
寂寞斜陽外,渺渺正愁予:《楚辭?九歌?湘夫人》“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斯須:須臾,片刻。唐?杜甫《哀王孫》“不敢長語臨交衢,且為王孫立斯須。”
名山:漢司馬遷遭腐刑後,與任安書中言到將其所作“藏之名山,傳之其人”。

長鑱白木柄,劚破一庭寒。三枝兩枝生綠,位置小窗前。要使花顏四面,和著草心千朵,向我十分妍。何必蘭與菊,生意總欣然。  曉來風,夜來雨,晚來煙。是他釀就春色,又斷送流年。便欲誅茅江上,只恐空林衰草,憔悴不堪憐。歌罷且更酌,與子繞花間。
長鑱白木柄:唐?杜甫《乾元中寓居同谷縣作歌七首》“長鑱長鑱白木柄,我生托子以為命。”
生意:意態。唐?皎然《鄭容全成蛟形木機歌》“蒼山萬重採一枝,形如器車生意奇。”
誅茅:結廬安居。《楚辭?卜居》“寧誅鋤草茅以力耕乎?將遊大人以成名乎?”庾信《哀江南賦》“誅茅宋玉之宅,穿徑臨江之府。”
江上:指天下,江湖。
空林:木葉落盡的樹林。
木蘭花慢 楊花
儘飄零盡了,何人解當花看?正風避重簾,雨回深幕,雲護輕幡。尋他一春伴侶,只斷紅相識夕陽間。未忍無聲委地,將低重又飛還。  疏狂情性,算淒涼、耐得到春闌。便月地和梅,花天伴雪,合稱清寒。收將十分春恨,做一天愁影繞雲山。看取青青池畔,淚痕點點凝斑。
何人解當花看:楊花似花非花。宋?蘇軾《水龍吟》“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
雲護輕幡:幡,旗幡。輕幡,指護花幡。相傳唐代崔玄微曾在花苑中遇到眾花神,花神因懼怕惡風相襲,便乞求崔玄微於二月初一在花苑中立一朱幡,上面繪以日月五星圖案,以抵禦風雨。
委地:散落於地。唐?白居易《長恨歌》“花鈿委地無人收,翠翹金雀玉搔頭。”
木蘭花慢 遊絲同舍弟翰風作
是春魂一縷,銷不盡,又輕飛。看曲曲回腸,愁侬未了,又待憐伊。東風幾回暗剪,盡纏綿、未忍斷相思。除有沈煙細袅,閒來情緒還知。  家山何處?爲春工、容易到天涯。但牽得春來,何曾系住?依舊春歸。殘紅更無消息,便從今、休要上花枝。待祝梁間燕子,銜他深度簾絲。
春魂:花。清?龔自珍《己亥雜詩》之三“罡風力大簸春魂,虎豹沈沈臥九閽。”
曲曲:宛轉。
春工:春季造化萬物之工。唐?張碧《遊春引》之三“萬彙俱含造化恩,見我春工無私理。”宋?柳永《剔銀燈》“何事春工用意,繡畫出,萬紅千翠。”
玉樓春
一春長放秋千靜,風雨和愁都未醒。裙邊馀翠掩重簾,釵上落紅傷晚鏡。  朝雲卷盡雕欄暝,明月還來照孤憑。東風飛過悄無蹤,卻被楊花微送影。
朝雲:早晨之雲。三國?曹植《贈丁儀》“朝雲不歸山,霖雨成川澤。”
東風飛過悄無蹤,卻被楊花微送影:宋?張先《木蘭花》“中庭月色正清明,無數楊花過無影。”
虞美人 胡蝶
斜陽誰遣來花徑,春色三分定。遊絲無力系花腰,忙煞枝頭相送亂紅飄。  尋春莫向花間去,花外遊峰聚。南園芳草不曾空,收拾春魂歸去遶香叢。
花徑:花間的小路。唐?李端《暮春尋終南柳處士》“入溪花徑遠,向嶺鳥行遲。”
尋春莫向花間去,花外遊峰聚:明?徐祯卿《效閨中語》其二“花間打散雙蝴蝶,飛過牆兒又作團。”
雙雙燕
滿城社雨,又喚起,無家一年新恨。花輕柳重,隔斷紅樓芳徑。舊壘誰家曾識。更生怕主人相問。商量多少雕檐,還是差池不定。  誰省去年春靜,直數到、今年絲魂絮影。前身應是,一片落紅殘粉。不住呢喃交訊,又惹得鶯兒閒聽。輸與池上鴛鴦,日日闌前雙瞑。
社雨:指春社多雨季節。宋?陸遊《山園雜詠》“已過社雨尚春寒,小醉初醒怯依欄。”
舊壘:舊巢。宋?無名氏《魚遊春水》“燕子還來尋舊壘。”
商量多少雕檐,還是差池不定:宋?史達祖《雙雙燕》“還相雕梁藻井,又軟語商量不定。”商量,估計。宋?趙長卿《蓦山溪?憶古人詩云“滿城風雨近重陽”因成此詞》“滿城風雨,又是重陽近,黃菊媚清秋,倚東籬商量開盡。”
不住呢喃交訊,又惹得鶯兒閒聽:宋?吳文英《雙雙燕》“多少呢喃意緒。盡日向、流鶯分訴。”
傳言玉女
多謝東風,吹送故園春色。低晴淺雨,做清明時節。昨夜花影,認得江南新月。一枝枝漾,春魂如雪。  卻問東風,怎都來伴闃寂。繡屏綺陌,有春人濃覓。閒庭閉門,翻鎖一絲愁絕。夢兒無奈,又隨春出。
闃寂:靜寂,寧靜。
綺陌:風景美麗的道路。宋?柳永《訴衷情近》“閒情悄,綺陌遊人漸少。”
粉蝶兒 春雨
甚心情還自來小樓凝望?一絲絲、看他愁樣。軟東風、暫禁著、柳花飛揚。卻無端、催著桃花飄蕩。  者心情付春雨繞遍天壤。一絲絲、看侬愁樣。是啼痕、染就了、萬重煙障。問江南、芳草可還惆悵?
者:者般。
啼痕:淚痕。唐?岑參《長門怨》“緑錢侵履跡,紅粉溼啼痕。”
煙障:濕熱霧氣。
青門引 上巳
花意催春醒,和雨做成雲性。流杯不敢趁輕陰,遊絲一縷,個是江南影。  無端燕子呼殘病,說道春將盡。出門卻看芳草,青青放出垂楊徑。
花意:花的意態。唐?孟郊《看花》“高歌夜更清,花意晚更多。”
雲性:雲的形態。唐?皎然《苕溪草堂自大曆三年夏新營洎秋及春彌覺境勝因紀其事簡潘丞述湯評事衡四十三韻》“竹生自蕭散,雲性常潔白。”
流杯:猶流觞。唐?杜牧《和嚴惲秀才落花》“共惜流年流不得,且環流水醉流杯。”
輕陰:指雲,也指樹蔭。梁?柳惲《長門怨》“秋風動桂樹,流月搖輕陰。”
個是:這是。
殘病:衰殘多病。
青青:茂盛也。
南歌子 長河修禊
雲重才尋翠,風輕已試香。桃花好在柳初黃,和著三分飛架,便輕狂。  舊迹鶯能說,新愁水自長。只須坐石莫流觞,若到三分薄醉,耐斜陽。
修禊:民俗于農曆三月上旬的巳日到水邊嬉戲,以祓除不祥,稱爲修禊。
試香:添香,焚香。五代?和凝《山花子》“幾度試香纖手暖,一回嘗酒絳唇光。”
飛架:淩空架起。
輕狂:放浪輕浮。宋?蘇轼《定風波?感舊》“薄倖只貪遊冶去,何處?垂楊繫馬恣輕狂。”
水龍吟 瓶中桃花
疏簾不卷東風,一枝留取春心在。劉郎別後,年時雙鬢,青青未改。冷落天涯,淒涼情緒,與花憔悴。趁紅雲一片,扶侬殘夢,飛不到,垂楊外。  看取窗前細蕊,釀幽芳、幾多清淚。六曲屏風,一痕愁影,攪來都碎。明月深深,爲花來也,爲人無寐。怕明朝又是,清明點點,看他飛墜。
劉郎:指情郎。宋?周邦彥《蘇幕遮》“翠屏深,香篆裊。流水落花,不管劉郎到。”
紅雲:喻大片紅花。唐?韓愈《酬盧給事曲江荷花行》“曲江千頃秋波浄,平鋪紅雲蓋明鏡。”
前調 寒食次計伯英韻
向前還有多春,廿番花信從頭計。西風做冷,東風做暖,桃花都記。守得春三,禁煙時候,雨酡雲醉。怕玉樓深處,遊人未見,又一片,抛春外。  笑說踏青去好,恐看花,爲花凝淚。舊燕不來,新鶯多語,春情誰系?到晚憑闌,西山見我,相看妩媚。正疏疏簾底,輕陰不醒,蝶兒清寐。
計伯英:蘇州吳江人,諸生,張惠言友。
向前:先前。唐?白居易《琵琶行》“淒淒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
春三:春三月。
新鶯:初春的啼鶯。
前調 清明次計伯英韻
陌頭試問垂楊,清明多少春人至。芳塵十丈,嬌雲千片,飛來容易。胡蝶鬚邊,黃蜂翅底,搓成花味。看昨宵寒重,今朝暖透,春一樣,遊情異。  剩有無家燕子,過花期、末收愁睇。繡戶無蹤,海山何處,也隨花戲。欲向殘紅,殷勤說與,留春無計。只東風不到,重簾隔斷,遊絲天際。
陌頭:路上,路旁。
春人:遊春的人。北周?庾信《望美人山銘》“禁苑斜通,春人常聚。”
芳塵:落花。唐?司空曙《送高勝重谒曹王》“想君登舊榭,重喜掃芳塵。”
江城子
碧雲無渡碧天沈,是湖心,是侬心。心底湖頭,路斷到如何。郎到斷橋須有路,侬住處,柳如金。  南高峰上望郎登,郎愁深,妾愁深。郎若愁時,好向北峰尋。相對峰頭俱化石,雙影在,照清浔。
無渡:不可走。宋?顔奎《大酺》“嗟春如逆旅。送無路、遠涉前無渡。”
柳如金:指柳樹剛出嫩葉。元?貢性之《湧金門見柳》“湧金門外柳如金,三日不來成綠陰。”這裏當是指蘇堤。
化石:比喻婦女對丈夫的堅貞和思念。明?何景明《結腸賦》“淚隕血而崩城兮,身立枯而化石。”
南高峰:位於杭州。
清浔:清澈的水邊。這裏指西湖。
菩薩蠻
鷓鴣飛上羅襦繡,銀屏春向夗央透。香裊鬢花風,玉釵胡蝶紅。  柳絲千種碧,窈窕吳山色。山色正如眉,銷殘春不知。
鷓鴣飛上羅襦繡:唐?溫庭筠《菩薩蠻》“新貼綉羅襦,雙雙金鷓鴣。”羅襦,綢制短衣。
銀屏:鑲銀的屏風。
夗央:鴛鴦。
鬢花:戴于鬢邊的花朵。梁?簡文帝《照流看落釵》“流搖粧影壞,釵落鬢花空。”
吳山:吳地的山。
花非花
花非花,月非月。難得開,容易缺。眉痕鎖夢壓花情,心影當春看月出。
花情:花的情意。宋?陳允平《慶春宮》“相如憔悴,宋玉淒涼,酒恨花情。”
心影:猶心地。
水龍吟 荷花爲子掞賦
西洲一夜溫香,隨風和夢枝頭住。紅衣翠袖,何人知道,橫塘日暮。一水盈盈,千情脈脈,回頭頻誤。向天涯遠道,相思萬里,便采得,遣誰去?  直是尋蓮等藕,好三春、過卻佳期無數。多少纏綿,而今看取,苦心如許。煙學愁容,雨偷淚色,芳塵何處?只月明一片,依然省識,淩波微步。
西洲:西方的洲渚。多指情人所在或與情人相別之地。《樂府詩集?雜曲歌辭十二?西洲曲》“西洲在何處,兩槳橋頭渡。日暮伯勞飛,風吹烏臼樹。”
紅衣翠袖:隋趙師雄“羅浮奇遇”。明陳眉公在其《小品》中所記,趙師雄遷羅浮。一日于松間酒肆旁舍,見一美人淡妝素服出迎。時已昏黑,殘雪未消,月色微明。師雄與語,言極清麗,香氣襲人。因與之扣酒家門共飲。少頃見一綠衣童來,笑歌戲舞。師雄醉寢,但覺相襲。久之東方己白,起視乃在大梅樹下,上有翠鳥啾嘈相顧。但惆悵而己。
橫塘:泛指水塘。唐?溫庭筠《池塘七夕》詩:“萬家砧杵三篙水,一夕橫塘似舊遊。”
三春:春季的第三個月。
淩波微步:喻美人步履輕盈,如乘碧波而行。曹植《洛神賦》“淩波微步,羅韈生塵。”
摸魚兒 過天香樓,憶同崔格卿舊遊,感而賦此
鎮三年、看花一度,人生幾回朝暮。歡情愁中過,偏是愁人記取。花深處,是往日、分紅瞥翠曾遊路。舊時鷗鹭。若問我淒涼,酒徒一散,寂寞委黃土。  百年事,休說重來非故,當時感慨何許!尊前萬柄新妝擁,明日亂紅無數。天也誤,怎不許、清秋一例萎風雨。問花無語。但倚盡危欄,斜陽漠漠,獨自下樓去。
萬柄:萬株。宋?吳潛《念奴嬌》“萬柄參差羅翠扇,全隊西方靚女。”
相見歡
重簾護了窗紗,玉鉤斜。燕子成巢長自趁飛花。  秋千倦,銀筝亂,莫看他。簾外遊絲落絮是天涯。
玉鉤:玉制的挂鉤。南唐?李璟《攤破浣溪沙》“手卷真珠上玉鉤,依前春恨鎖重樓。”
銀筝:用銀裝飾的筝或用銀字表示音調高低的筝。
遊絲:飄動著的蛛絲。梁?沈約《三月三日率爾成篇》“遊絲映空轉,高楊拂地垂。”
相見歡
枝頭覓遍殘紅,更無蹤。春在斜陽荒草野花中。  溪邊樹,堤間路,幾時逢?昨夜夢魂飛過小橋東。
殘紅:凋殘的花,落花。
相見歡
新鶯啼過清明,有誰聽?何況朝風夜雨杜鵑聲。  留春住,催春去,若爲情,擬化一只蝴蝶抱花醒。
花醒:花的舒醒。宋?陳允平《思佳客》“東風特地喚花醒。”
醜奴兒慢 見榴花作
柳綿吹盡,樓外舊愁如夢。又鎮日門隨雨閉,簾借煙籠。卻怕憑欄,相思無字問殘紅。新陰綠處,幾時輕逗,芳意千重。  玉勒俊遊,從他幽獨,不到山中。況滿地、浮英浪蕊,還做春容。只有斜陽,年年識得換熏風。春余心事,憑將杜宇,深訴花工。
鎮日:一整天。
新陰:春夏之交新生枝葉逐漸茂密而形成的樹蔭。
輕逗:輕輕逗弄。
芳意:春意。
玉勒:馬。
幽獨:獨處。
浮英浪蕊:謝落的花和盛開的花。
春容:春色。
花工:花匠。宋?張邦基《墨莊漫錄》卷二“洛中花工,宣和中,以藥壅培於白牡丹。”

綠雲初破,濃點幾枝紅暈。是萬疊相思簇就,深卷愁痕。試問東風,吹來還有舊春魂?杜鵑啼罷,征鴻去盡,芳意誰論?  長記那時,美人初見,一樣缃裙。便消受、朱幡深護,已耐南熏。不恨淒涼,爲君幽獨又傷神。黃梅時候,半天風雨,自倚孤村。
綠雲初破:頭髮剛梳好。唐?杜牧《阿房宮賦》“綠雲擾擾,梳曉鬟也。”
朱幡:紅色的旗幡。
南熏:從南面刮來的風。
滿庭芳 五月五日泛豐溪
雲暗還開,雨疏才歇,急水新漲潺潺。竹篙輕快,隨意度平灘。樹裏幾家村舍,壺觞暖、笑語闌姗。溪聲外,斜陽一片,無數是青山。  鄉關回首處,青桡翠羽,玉管紅檀。悵天涯十載,舊夢都刪。卻道年華似水,將歸思、又逐驚湍。渾無耐,豐溪千折,不到白雲灣。
豐溪:豐溪位於江西上饒婺源縣,爲信江一級支流,全長117公里,源出上饒市廣豐縣銅钹山,流經廣豐縣、上饒縣,至象鼻山東北入上饒城區,於信江書院西南入信江。婺源縣舊屬安徽徽州。
鄉關:故鄉。
青桡:小舟。
翠羽:翠鳥的羽毛。
玉管:管樂器。宋?辛棄疾《菩薩蠻?和夏中玉》“臨風橫玉管,聲散江天滿。”
紅檀:檀板。
驚湍:急流。
白雲灣:豐溪的源頭。張惠言家鄉常州也有一白雲灣。關於常州的白雲灣記載有《毗陵樟樹陸氏宗譜》18卷載“吳郡陸氏,後世中友祉遷居上店陸莊(今屬馬杭)、郡城白雲灣、古塘尖(今城區小營前)、青果巷等地。”此處的白雲灣影射其家鄉常州。
賀新郎
柳絮飛無力。問東風、天涯吹送,幾時才歇?一片嬌紅辭花去,看千番欹側。知多少、臙脂暗泣。只有愁雲凝不散,做絲絲、淚點還長絕。春到此,亦輕別。  去年團扇長相憶。料新來、尊前難問,舊時明月。溝水東西流到海,便有相逢時節。又只恐、蓬萊路隔。欲向東君深深訴,怕春歸、從此無消息。屬燕燕,莫頻說。
嬌紅:女子嫩紅的臉色。
欹側:傾斜。
臙脂:鮮豔的紅色。唐?杜甫《曲江對雨》“林花著雨臙脂濕,水荇牽風翠帶長。”
愁雲:憂郁的神色。
團扇:樂府歌曲名,即漢班婕妤所作《怨歌行》因詩中有“裁爲合歡扇,團團似明月”等詩句,故名。
溝水東西流到海,便有相逢時節:白居易《送韋侍禦量移金州司馬》“莫恨東西溝水別,滄溟長短擬同歸。”
蓬萊:蓬萊山,古代傳說中的神山名。亦常泛指仙境。
屬燕燕,莫頻說:囑咐燕子少說話。
六醜 薔薇謝後作
便風風雨雨,看眼底韶光都歇。道春竟歸,春來多少恨?無限凝積。長記尋春早。一枝紅粉,壓心砂千疊。東君不管春狼籍,落盡桃腮,雕殘可缬,回頭已無蹤迹。只新叢細蕊,還勝芳澤。  花工抛擲,爲群芳暗泣。試問春何在?難重憶。東風也解珍惜,向蒼苔扶起,幾番側,低回頭,更休相憶。便留得一柔嬌紅,獨自奈他深碧飄零處。芳意難滅,有暗香繞過春前去,梅花識得。
凝積:聚積。
紅粉:以美女喻花。
桃腮:女子粉紅色的臉頰。此處指落花的形貌。
芳澤:指花的儀容。
群芳:諸花草。
八六子
曲欄東,藕花一朵,嫣然開向愁中。正淚濕五更寒雨,慵欹一地溫風,可憐似侬。  曾憑幽夢相通。夜月梅邊舊恨,朝雲蘭外輕蹤。但繞遍、天涯有誰寄與,西洲春遠,洞庭秋晚;耐他芳意千絲宛轉,柔情一點玲瓏。況匆匆,萍波又摧斷紅。
嫣然:美好貌。
五更:舊時自黃昏至拂曉一夜間,分爲甲、乙、丙、丁、戊五段,謂之“五更”。又稱五鼓、五夜。
正淚濕五更寒雨:隱括李煜《浪淘沙》(簾外雨潺潺)詞意。
慵欹:懶洋洋的倚著。宋?無名氏《杜韋娘》“擁紅爐,鳳枕慵欹,銀燈挑盡。”
溫風:和暖的風。
幽夢:隱約的夢境。
相通:溝通,連通。
洞庭:太湖的別名。
柔情:溫柔的感情。
玲瓏:指梅花。唐?韓愈《春雪間早梅》“玲瓏開已徧,點綴坐來頻。”
南鄉子
身與白雲輕,飛過千山路未平。窗裏燈光窗外月,微明。遠夢模糊易得醒。  已有暗蛩鳴,聽到西風又暗驚。繞屋青荷三萬柄,三更。都作芭蕉送雨聲。
蛩:蟋蟀。
青荷:青青的荷葉。
浣紗溪
朝看雲橫暮雨斜,東風一例送年華。舊愁新恨滿天涯。  胡蝶一春隨落絮,燕兒終日說飛花。此恨何處不堪嗟。
雲橫:烏雲翻騰。
暮雨:傍晚的雨。
一例:一向如此。
舊愁新恨滿天涯:舊愁新恨,指久積心頭和新近產生的愁怨。南唐?馮延巳《采桑子》:“舊愁新恨知多少,目斷遙天,獨立花前,更聽笙歌滿畫船。”
滿庭芳 題方湛厓春堤試馬圖
豐樂溪邊,潛虬山畔,幾年春色留人。玉驄初到,長記撥紅雲。便與桃花曾約,花開處、來定千巡。都相識,一花一態,一日一番春。  良辰如夢裏,又教瞥見,玉轡瓊茵。想輕隨暖霧,嬌逐芳塵。只我天涯倦客,故鄉杳、往事難論。空惆悵,西風不管,一夜老江蒓。
方湛厓:張惠言於安徽徽州結識的朋友。
豐樂溪:即豐溪。
潛虬山:位於徽州巖鎮。
玉驄:青白色的馬。
紅雲:指漫山遍野的花朵,猶如紅雲。
千巡:千百次的遊覽。千在這裏是個虛指。
一花一態,一日一番春:每一朵花都有一個神態,每一天都像一個新的春天。這裏說方湛厓畫得非常生動。
良辰:美好的時光。
玉轡瓊茵:玉轡,精美的馬嚼子和韁繩。瓊茵,綠色的草地。與玉驄初到相照應。說自己在畫裏看到了自己當年的影子。
故鄉杳:故鄉不見蹤影。
難論:難以開口。
江蒓:借指故鄉常州。蒓,蒓菜。主要生於江南地區。常州正是蒓菜的主要產地。
青玉案 題蘆溝折柳圖
新安江上山無數,正催送、春帆渡。沙市垂楊長記取,荒煙欹岸,斜陽滿樹,個是逢君處。  青門衰柳垂垂暮,折得長條送君去,可憶豐溪堤畔路。波光似雪,花容入霧,三月飛輕絮。
蘆溝:在今寧夏中衛縣境。明?胡官開有“暖風晴日草如茵,景入蘆溝總是春”句。
新安江:位於浙江,錢塘江的正源和上遊。源出安徽。
沙市:又名沙頭,現今湖北有沙市市。
青門:又名青綺門,青城門,霸城門。即漢代長安城東往南第一門。在今陜西西安市西北。
花容入霧:花朵籠罩在霧中。
破陣子 擬辛幼安壯詞送同年張子白之官甘肅
路到陽關天盡,馬過青海風輕。夜泛蒲萄酬壯士,曉撥琵琶唱徵聲。散衙新句成。  畫角聲中秋社,雕旗影裏春耕。高坐春煙三月靜,歸臥淞波半剪清。休論身後名。
辛幼安:辛棄疾,字幼安,別號稼軒居士,濟南歷城人。
同年:同科進士。
張子白:張惠言嘉慶四年(1799)已未科同榜進士。名皙,字子白。書畫人,曾做過清遠縣令。
陽關:即今甘肅敦煌縣西南南湖鎮破城子。地當古代中原通往西域之交通要道。
青海:即今青海省青海湖。
風輕:指這裏的風和江南一樣。不受風沙侵擾。有塞外江南之稱。
夜泛蒲萄酬壯士,曉撥琵琶唱徵聲:泛,水漲溢。徵聲,五聲音階中的一個音級,音調高亢。夜晚倒滿蒲萄酒來酬謝英勇的戰士,早晨撥動著琵琶唱著雄勁的歌曲。
散衙:從衙門中辦公回來。
畫角:古管樂器,出自西羌,形似竹筒,本細末大。以竹木或皮革制成,因外加彩繪,故名。發聲哀厲高亢。古時軍中多用之,以警昏曉。
秋社:古代祭祀土神的日子,一般在立秋後第五個戊日。
雕旂:繡有圖畫的旗幡。
高坐:悠閑地打坐。
淞波:淞江的水。淞,淞江,唐?宋之問《渡吳淞江》“宿帆震澤口,晚渡淞江濆。”
半剪:一半。剪,盡也。
休論:不要說。
浣紗溪 永平道中作
風柳疎疏颭酒旗,夕陽下盡月來時。一般情緒少人知。  夢裏鎮長無覓處,曉來何苦又相思。人間天上兩空期。
永平:明清時府名,在今河北省。
疎疏:稀疏貌。
飐:風吹物使顫動。
鎮:通“真”。
水龍吟 夜聞海濤聲
夢魂快趁天風,瑯然飛上三山頂。何人喚起,魚龍叫破,一泓杯影。玉府清虛,瓊樓寂歷,高寒誰省?倩浮槎萬里,尋儂歸路,波聲壯侵山枕。  便有成連佳趣,理瑤絲、寫他清冷。夜長無奈,愁深夢淺,不堪重聽。料得明朝,山頭應見,雪昏雲醒。待扶桑凈洗,沖融立馬,看風颿穩。
夜聞海濤聲:出關時聽渤海之濤聲。
瑯然:輕爽的樣子或謂發出瑯瑯的佩玉之聲。
三山:言渤海中的三神山。《史記?秦始皇本紀》“齊人徐市上書,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萊、方丈、瀛洲。仙人居之。”
魚龍:《漢書?西域傳贊》“作巴俞都盧、海中碭極、漫衍魚龍、角抵之戲從觀視之”唐?顏師古註:魚龍者,為舍利之獸,先戲於庭極,畢乃入殿前激水,化成比目魚,跳躍漱水,作霧障日,畢,化成黃龍八丈,出水遊戲於庭,炫耀日光。
一泓杯影:唐?李賀《夢天》“遙望齊州九點煙,一泓海水杯中瀉。”
玉府清虛,瓊樓寂歷:玉府,瓊樓,皆指海上蓬萊、方丈、瀛洲三仙山。高寒,宋?蘇軾《水調歌頭》“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倩:使,讓。
浮槎:竹木紮成的排或竹木紮成的筏。傳說中天河與大海相通,浮槎即往返於海上與天河之間的木筏或竹排,後也稱“靈槎”。
山枕:山峰的基礎,或山峰的底部。
成連佳趣:成就出出連續不斷的佳話。
瑤絲:瑤琴,用玉裝飾的琴。
雪昏雲醒:天要下雪時,則彤雲密布,故稱雪昏。大雪紛紛飄下,則彤雲散去,只見漫天雪花飄舞,故稱雲醒。此句主要用來描繪大海的水勢。
扶桑:傳說中的神樹,為十個太陽所居之處,後即指太陽或與日出相關聯之地。《山海經?海外東經》“湯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齒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東晉?郭璞註:扶桑,木也。漢?劉安《淮南子》:“日出於旸谷,浴於鹹池,拂於扶桑,是為晨明。”
沖融:廣布彌漫的樣子。
浣沙溪二首
山氣清人遠夢蘇,海天搖白轉空虛,馬蹄不礙嶺雲孤。  楊柳官橋通碧水,桃花小市賣黃魚,東風未起早陰初。
王氣東來百戰艱,行人指點土花斑,杏山過了又松山。  邊馬百年思塞草,征夫雙淚唱刀環,何人回首戰場間?
山氣:山中的風光景色,東晉?陶淵明《飲酒》其二“山氣轉夕佳,飛鳥相與還。”
海天:指大海。
搖白:搖動著白色的浪花。
嶺雲:高山上的雲。
官橋:公共用的橋梁。
早陰:早晨樹枝的陰影或清晨的綠枝。
王氣:古代陰陽五行學說,認為凡帝王所居之地有祥光瑞氣。
土花斑:埋在地下的古器物受泥土侵蝕的痕跡。
杏山,松山:均在今遼寧錦州市南。
刀環:《漢書?李廣傳》 “昭帝立,大將軍霍光、左將軍上官粲輔政,素與(李)陵善,遣陵故人隴西任立政等三人俱至匈奴招陵。立政等至,單於置酒賜漢使者,李陵、衛律皆侍坐。立政等見陵,未得私語,即目視陵,而數數自循其刀環,據其足,陰諭之,言可還歸漢也。”漢大將軍霍光、左將軍上官粲派任立政等人出使匈奴招李陵歸漢,任立政以“刀環”暗示李陵“道還”,意思為取道歸漢,後以“刀環”、“大刀頭”、“大刀詩意”作為邊塞將士思家或女子思念丈夫及情人,盼其歸還的隱語。
念奴嬌
東方之美者,有醫巫閭之珣玗琪焉,今錦川文石殆是也。劉松嵐刺史見贈一枝,周圓肉好,作水雲漾月之文,瑩澈可愛,賦此酬之。
海雲一朵,是何人、招入醫閭山骨?千古驚波流不盡,洗出海山明滅。入手秋空,當心夜炯,見此明明月。蓬萊何處,一泓如許澄澈!  此地宜著神仙,小山高賦罷,瓊枝親折。我是江東飛來宿主,定與閑雲相識。出岫無心,平波好住,攬佩還重結。且歌徵角,尊前試扣清越。
劉松嵐刺史:劉松嵐,張惠言友。刺史,官名。
醫巫閭:山名,在今遼寧省中部,大淩河以東,海撥400米。以產“錦州石”著名。
珣玗琪:玉名。《爾雅?釋地》“東方之美者,有醫巫閭之珣玗琪焉。”
錦川文石:即錦州石,一種名貴的玉石。古稱珣玗琪。
文:通“紋”,紋理,紋路。
海雲一朵:如雲一樣的海濤。
山骨:山的主心骨。
海山:一般指渤海中蓬萊、方丈、瀛州三神山,此處指詞人手中錦州石紋理的形狀呈海上仙山的樣子。
入手:拿到手中。
秋空:秋,涼也,唐?王維《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空,本義為虛,心中無所有,這時引申為“輕”。
蓬萊:渤海三神山之一。此借指遼東醫巫閭山。
小山:淮南王劉安。此指詩人。
江東飛來鶴:東晉?陶潛《搜神後記》“丁令威,本遼東人,學道於靈虛山。後化鶴歸遼,集城門華表柱。時有少年,舉弓欲射之。鶴乃飛,徘徊空中而言曰:‘有鳥有鳥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歸。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學仙冢壘壘。’遂高上沖天。”傳說遼東人丁令威學道成仙,千年後化鶴來到家鄉,此時,家鄉已滄海桑田,人事皆非。後世遂用作久別重歸、人世滄桑的典故。或表達對鄉土的思念等。張惠言年青時曾在遼東呆過,這次是第二次來遼東,且原籍江東常州,所以自稱“江東飛來鶴”。
出岫無心:東晉?陶潛《歸去來兮辭》“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
攬佩:拿來且戴上。
徵角:即中國古代宮、商、角、徵、羽五聲音階中的徵音階。《周祀?春官?大師》“皆文之以五聲,宮、商、角、徵、羽。”五聲中以徵、角兩聲較高亢。
清越,指打擊樂器的聲音清脆而高揚。
高陽臺 二首 庚申五月五日作
吾鄉五月競渡,為江南勝事,不得見者十六年矣。丁巳端午,寓居歙縣,與舍弟翰風及金子彥兄弟泛豐溪,至覆舟山,賦滿庭芳一闋。戊午,則在武林遊觀西子湖。己未,在京師看荷花於天香樓,亡生江安甫皆從焉。今年索居遼海,風雨如晦,懷人撫序,悵然感之。
紅杏橋邊,白雲渡口,畫船簫鼓端陽。十六年來,故園事事堪傷。前年此日偏相憶,有沙鷗、招得成行。向豐溪、掠過波聲,刬破山光。  當時但覺離情遠,倩蠻箋緘恨,苦說他鄉。誰道而今,回頭一樣茫茫。客來都問江南好,問江南、可是瀟湘。怎憑欄、一縷西風,一寸回腸。
聽雨湖頭,看花日下,兩年多少閑情?一卷離騷,有人和我吟聲。而今往事難追省,淚如絲、不透重扃。把深杯、酬向遺編,易傳元經。  仙人聞說遼東鶴,問歸來丁令,可識湘靈?海闊山高,千年幾許冤魂。傷心欲奏招魂賦,怕夜臺、猿狖還驚。請看他、怨雨悲風,鎖住愁城。
庚申五月五日:清嘉慶五年,公元1800年。端午。
吾鄉:江蘇常州府武進縣。
丁已:清嘉慶二年,公元1797年。
歙縣:縣名,在安徽南部。明清時屬徽州府。
翰鳳:張琦,(1764-1833)字翰鳳,號宛鄰,張惠言胞弟。著有《立山詞》
金子彥兄弟:金應瑊,字子彥,以貢生授禮部員外郎,著有《蘭簃詞》。金式玉,字朗甫,嘉慶七年(1802)進士,改庶吉士,著有《竹鄰詞》。二人為清代中葉著名樸學家金榜之子,安徽歙縣人,為張惠言門下之嫡傳弟子。
戊末:清嘉慶三年,公元1798年。
武林:杭州的別稱。
已未:清嘉慶四年,公元1799年。是年張惠言中進士。
亡生江安甫:亡生,已經逝世的學生。江安甫,安徽歙縣人,張惠言門生,年十八而夭。《茗柯文編》收有《安甫遺學序》、《記江安甫所鈔易說》、《江安甫葬銘》、《祭江安甫文》、《告安甫文》五篇文章以之記念。
今年:即清嘉慶五年,公元1800年。
遼海:遼寧省。
端陽:即端午節,《月令廣義》卷一“五月初五日端陽節。”
前年:指清嘉慶三年戊末,公元1798年。
蠻箋:北宋?楊億《談苑》載韓浦《寄弟》詩“十樣蠻箋出益州,寄來新自浣花頭。”蠻箋即蜀箋,唐時四川一帶所造彩色花紙,後代泛指信紙。
苦說:痛苦地訴說。
瀟湘:借指故鄉。
日下:太陽落下。
有人:指江安甫和董士錫。
扃:門窗,門戶。
遺編:指江安甫逝世後遺留下來的著作。
易傳:即三國?虞翻所著之《易》。
元經:最偉大的經典。
遼東鶴:傳說中遼東丁令威化成的返鄉仙鶴。
丁令:即丁令威。
湘靈:即湘妃,相傳舜之二妃娥皇、女英,投洞庭湖而歿且為湘水、洞庭之神。此處用“湘靈”來借代江安甫之英靈。
招魂賦:宋玉作《招魂》以紀念屈原。後世用此典以對已故親友的紀念。
夜臺:夜晚的祭祀臺。
狖:古書上說的一種猴。
齊天樂 六月聞蛩
西風幸未來庭院,秋心便勞深訴。石井苔深,銅鋪草淺,別有淒涼情緒。流年暗數。甚蛙嘿蟬瘖,任他風雨。多謝殷勤,尊前特與說遲暮。  庾郎愁絕如此,便從今夜夜,相和悲語。吟穩還驚,聲孤易斷,消受一秋涼露。江南夢苦。記雕籠攜來,畫堂鬥去。快聽雄鳴,為君拂衣舞。
深訴:深情地傾訴。
銅鋪:或稱銅駝,《晉書》卷六十《索靖傳》“靖有先識遠量,知天下將亂,指洛陽門銅駝,嘆曰:‘會見汝在荊棘中耳!’”
嘿:象聲詞,形容叫喊聲或笑聲。
瘖:嗓子啞,失聲。
特與:特別。
遲暮:衰老的晚年。
庾郎愁絕如此:庾郎,庾信。愁絕,庾信作《哀江南賦》以懷鄉關之思。後世借指對故鄉的思念。
畫堂:泛指華麗殿堂或居室。
快聽雄鳴,為君拂衣舞:《晉書?祖狄傳》“狄與司空劉琨俱為司州主薄,情好綢繆,共被同寢。中夜聞荒雞鳴,蹴琨覺,曰:‘此非惡聲也。’因起舞。”晉劉琨與祖狄並有大誌,友情篤深,共被而寢,兩人聞雞鳴而起舞。後遂用“聞雞起舞”或“聞雞”以詠胸有大誌、勵誌不懈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